星橙子

橙色是幸福的颜色(≧▽≦)

【弓c汪】无题(2)

填坑一个月前的前文,因为懒准备弃坑的_(-ω-`_)⌒)_,现在还是准备把它填完ヘ(;´Д`ヘ)。
总是把文写着写着就写长了(ノ=Д=)ノ┻━┻(最初准备一篇完的啊ヽ(≧Д≦)ノ),所以说的两篇完只好在拖了……ヽ(  ̄д ̄;)ノ下篇r18 (诸君(≧▽≦),在下喜欢强o的)(划去)

前文

ps:fgo背景,无御主学妹,前文是fgo动画化之前写的,
影从者为动画里的,微ooc注意
————————————————————————
大概是异变后的第三天了吧。
在这个接近废墟的东木市隐蔽行动着的caster抬头望了望天空,天空一片漆黑,自从那一夜诡火烧烬城市之后,天空就再也没有亮过,库丘林只能凭着自身感知来猜测时间。
在这段时间里库丘林也思考着这变了味的圣杯战争。
果然根源还是在saber那家伙身上,她的目标就是干掉除她以外的其他六骑,saber也是这么行动的,但她可能没想到caster还活着,那么她应该乘胜追击才对啊,可saber却没有了动静,一直屹立在了“大圣杯”处。那么来说,如果击败了根源saber,那么这场异变也会结束吧。
库丘林挠了挠头这么想着,但这绝非一件容易的事,而且还有着别的特别棘手的麻烦——影从者。assassin已经被库丘林干掉了,运用了caster的探测能力和职介的克制,他很轻松的消灭了这个影从者。现在自己还需要消灭掉archer,lancer,rider才行,库丘林没有考虑berserker,因为他发现berserker并不听从saber的命令,berserker并不像别的影从者一样四处扫荡东木市,而只是在一个森林的古堡中静待着。berserker变成影从者对saber来说也只是不会成为敌人而已,saber并不能控制他的行动。
影从者并不会完全服从saber吗?库丘林边走边思考着。被大火所破坏的废墟中依旧有着点点火星从碎石间溅出,四边建筑的断垣残壁上时不时冒出不知火源的火花,火光照耀,caster帽檐下的赤瞳显得更加鲜红。
思考中库丘林突然停下了脚步,前方传来了强烈的魔力波动,是影从者,不出自己所料,布下的符文果然吸引到了相比saber来说自己第二棘手的人—rider。但就算有职介克制也没有太大威胁呢,在caster一早就花费大量精力去制作的法阵结界下,库丘林对这场战斗有着十足的把握。
“来啊,rider!”库丘林挑衅着rider,敏捷地闪避着步步逼近的rider的攻击,快速绘画出符文召唤出火球攻击,蓝色的符文包围着caster,有着耀眼蓝发的法师在周围一片黑红色的环境下显得格格不入。
rider的攻击迅猛,受到大量火球术的攻击速度也没有减弱分毫,颇有些狂战士的风格。炽热火球对他的伤害虽然要比伤害别的职介要小些,但库丘林一开始也没打算用这个来击败rider。
rider的脚下渐渐显现出一个个符文阵,rider还没有反应过来,符文阵便散发出了强烈的光突然引爆,如同连锁炸弹一般,数十个符文阵连续不断的产生威力极大的爆破,四周原本便残破的建筑也被爆破的余波波及到,瞬间被震碎成灰烬,场面极其震撼。库丘林停下了攻击,撑着法杖,看戏般看着预先设下的爆破符文阵被一个个引爆,过了好一整子,因爆炸产生的烟尘开始散去,ridar的身影渐渐清晰,他的衣物已经被火焰烧烬,裸露着上身,身上出现了大量严重灼伤的痕迹,但就算这样rider任紧握着武器待战的样子
“哦?你这家伙还挺有能耐,这样还不死。”库丘林看着严重负伤却依旧保持战意的rider不禁有些兴奋,不愧是英灵呢。他挥了挥手散去了环绕在他周围的符文阵,持着法杖慢慢走向rider。“虽然可能还是那该死的职介克制的原因,但是嘛——”库丘林转动起法杖,双手持着杖柄,法杖的底端指向rider,如同持枪一般的动作。“你这样的对手值得我尊敬,来最后一站吧!”
笑容重新浮现在法师的脸上,熟练的攻击姿势使他感觉自己如同lancer现世一般,虽然法杖的威力和爱枪比起来差远了,而且作为caster还降低了身体素质,但利用卢恩符文强化自己,短时间里战斗力和爆发力甚至可以比lancer那会儿还要强的多。
激烈的近身战斗,库丘林运用着lancer的技巧灵巧地挥舞着“战枪”,蓝色的身影灵活地进攻与闪避,rider也毫不松懈,每一次攻击都敏捷有力,但严重的灼伤还是大大降低了他的攻击力,法师的法杖每一次击打到rider,灼伤的程度便更加严重,在这场caster与rider的战斗中,rider反而处于下风。”
“最后一击了,消失吧!”库丘林呐喊着将法杖举过头顶,蓄满能力的最后一击,他对准了面前重伤虚弱的rider。
“唰——”突然一条锁链缠住了库丘林的法杖,库丘林的动作顿时停滞下来,“什么?!”rider抓准了机会使出来全力重击向caster的腹部,将caster重重的击飞撞碎了十几米外的大型建筑。
“大......大意了,咳......”因为击碎石块而扬起了烟尘,库丘林手捂着腹部吃力地在碎石堆中利用法杖支撑着站起。皱着眉望向了远处一个手持镰刀的高个女人,“战斗太兴奋才没发现你溜进来了吗,lancer......”
女人单手摆了摆身后有着魔力的秀丽长发,收起了锁链。有着高挑的身材的lancer在caster不知情的情况下闯入了结界,也带给了caster承重的一击。lancer挥舞着镰刀对向库丘林,“四处逃窜的caster啊,你也该停止了呢......”她的声音充满了诱惑,手持着镰刀仿佛死亡女神一般。
lancer握紧了镰刀快速地向库丘林冲来,她的动作十分敏捷,突然就闪现般来到了库丘林的面前,库丘林快速反应过来,迅速举起法杖展开了防御符文阵。
原本rider就要消灭了,突然闯入了lancer,还负伤了,可恶,现在的情况真是糟糕呢!库丘林感到十分烦躁。
lancer攻击频率十分快速,防御符文阵与lancer的镰刀撞击产生的“铮铮”声连续不断。在lancer迅猛的攻击下,库丘林根本没有机会反击,只好不停防御。
这时,lancer突然退后了几步,她散开了秀丽长发,幻化出锁链来作为干扰,锁链如同灵蛇般从四周冲向了库丘林,但这也给了库丘林反击的机会,指尖泄出的蓝光快速绘制出符文召唤火球,击碎了周围的锁链。但lancer却突然闪现在了他的身后,紧跟着撕裂的疼痛感便从他的背后蔓延开来,剧烈的疼痛顿时使库丘林失去了知觉,一下瘫倒在了地面上。
“这可是受了诅咒的镰刀,一旦被它所伤,你的伤口是不会恢复的。”lancer笑着抚摸着镰刀的刀刃,站在了库丘林的前方俯视着他,“所以你只要受到我一击就注定你的失败了呢。”lancer挥起镰刀慢慢靠近了caster,caster瘫倒在地上,他的背后是触目惊心的巨大伤口,渗出的血液如流水般止不住,蓝色的衣物也逐渐染成了黑红色。
“哼......原来是这样吗?”库丘林颤抖着身体抬起头看向lancer,他也没想到自己竟会如此大意,因为身后的疼痛而紧紧皱着眉,但他却露出了一丝微笑。“那么宝具持有者消失的话,诅咒的效果也会消失吧......”
“难道就凭现在的你还有能力打败我吗?”lancer当然不相信现在重伤的caster能再次起身战斗,但caster的笑容却让lancer感到十分诡异,她紧张地握紧了手中的镰刀。
“别忘了,我和你们最大的差别啊!”库丘林大喊道,他用尽全力拍击地面,手掌下蓝色的符文阵发出强光,顿时四周被一个巨型的光环包围住,rider和lancer的脚下植物的藤蔓慢慢缠住了他们全身,固定了他们的行动。
“吾之魔术为炽焰牢笼,如荆棘般的绿之巨人,因果报应,净化人事厄之祠——看好了,这可是大招!破坏吧,灼烧殆尽的炎笼!”一个巨型的柳条人被召唤了出来,双手抓住了rider和lancer,rider和lancer全力挣扎也没能从巨人手中挣脱,顿时,巨大的柳条人开始燃烧起来,产生了极高的温度,热量甚至能让铁块瞬间化为铁水,使原本就是废墟的场地顿时熔成平地。最后,在影从者的痛苦声中,火焰也熄灭了,就这样两个影从者也消失了。
“呼......终于结束了.....”库丘林眼看着影从者变成尘屑消失,松了一口气。
身后伤口的诅咒已经消失了,伤口不再血流不止,但这依旧是一个很严重的伤,痊愈的话还需要些时间,当自己用宝具的时候,魔力已经要见底了,还好是在先前制作的结界里,魔力消耗可以大大减倍。不然自己绝对不够一次消灭两个影从者。
看来需要好一段时间修养呢,嗯,只剩下archer和saber了。这么想着,库丘林虚弱地从地上爬了起来,背后传来的震震刺痛,使他只能紧紧挨着法杖支撑着站立。
突然,自己的本能“避矢的加护”被触发,库丘林猛地扑向了远处的地面,与地面的冲击再次触碰到被rider重击腹部的伤,库丘林吃痛地紧缩起身子,而背后的伤口却又发出撕裂的疼痛,“唔......”
但他原本的所在的平地上被大量的箭矢破坏,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深坑,随着箭矢射出的方向,库丘林看到了一个极其熟悉的身影。
“唔......终于会用弓了嘛,弓兵......”
漆黑的天空使视线变得模糊不清,仅由东木市四处窜出的火焰的火光照明,一个持弓的男子站立在一座高耸的大楼上,服饰的下摆随风飘荡着。那正是现在库丘林厌恶不已却又极其在意的人—archer。

待续——

本篇影弓基本没出场真是抱歉<(_ _)>

评论(15)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