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橙子

橙色是幸福的颜色(≧▽≦)

【弓C汪】无题(1)

因为喜欢影弓×C汪但粮又太少,就自己尝试写了一些,没想到越写越长了ヘ(;´Д`ヘ),本来想一篇完的……
前篇是弓×C汪,后篇会写影弓×C汪(有肉)(*/∇\*)诸君,在下喜欢强的(划去)
fgo序章背景,微OOC(希望本周能写完吧)

━━━━━━━━━━━━━━━━━━━━━━━━━━━━━━━━━━━━━━━━
日本冬木市圣杯战争刚开战不久,一场诡异的大火焚烧了整个城市,一夜之间冬木市被烧成了废墟,原本繁华的城市现在变成了遍地碎石堆积的荒凉之地,整个城市被黑暗笼罩着。这场大火不仅破坏了城市,冬木市的所有人类都消失了,确实是消失了,没有留下一点存在的痕迹,包括了参加冬木市圣杯战争的各位魔术师们,现在的冬木市没有一丝生命迹象,城市中无处不透露着死亡的气息。
  “啊啊~真是烦躁啊……”蓝发的caster手持着法杖依靠在破碎不堪的墙面上,他闭上眼睛,微微放松身体,借助片刻的时间休息,来恢复魔力,没有了master的魔力供给,库丘林的每一个行动都计划着使用经量少的魔力,每一次作战后再利用作为caster阶级的能力回复快速。
库丘林不得不储存经量多的魔力,在这场异变之后,saber突然黑化,发疯一般干掉了除他以外的所有从者,更怪异的是被击败的从者并没有回到英灵殿,而是被圣杯的黑泥污染,疯狂地扫荡着这个城市,好像在寻找什么,被破坏的城市四处也开始出现了被黑泥包裹着的黑色怪物,同样地他们也在四处寻找着什么,但自己现在可以确认的是他们的目标中一定有自己。
  库丘林在这一次的圣杯战争中的职业是caster,但他并不是很喜欢当caster,他能掌握的是原始卢恩符文,这个魔术虽然强大但却不能重叠使用,身为Lancer现世时的他就曾因为麻烦封印了这个技能,比起用魔术战斗,他更享受用自己的爱枪和敌人来一场振奋人心的激战,更喜欢刺穿对手心脏而产生的喜悦感。但这场圣杯战争他偏偏被当做caster召唤出来,而且自己的爱枪也被封印了,不能像某个弓兵一样,那个弓兵明明不是saber却能一直使用双刀近战攻击。“可恶啊!”想到这里,库丘林不由得因为嫉妒而咬紧了牙。
  “呼……”他叹了口气,也正因为是caster,他才从saber那捡来一条命,saber像消灭别的从者一样使用超强力的宝具时,库丘林用卢恩符文制作了一个强力的防御法阵,在受到冲击波时硬是用尽了几乎全部魔力加强防御才苟且裆下这一击,正因为是caster加强了他的卢恩魔术和对魔术的使用适性,不然他也要像archer那样被黑泥污染了。
“那家伙也变成那种怪物了吗?”想到这里,库丘林的赤红色眼瞳的神色暗淡下来,睫毛微微下垂,情绪有些低落。他在异变前见过弓兵,那天的弓兵还是一如既往的毒舌……

“哟,Lancer,你又出现在这里了,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呢?”emiya站在楼房的顶端环抱着双臂一脸坏笑地俯视着楼下正弯着腰沉浸在自己的事而完全没防备的库丘林。
“谁”库丘林停下了画了一半法阵的手,抬头望向这个不速之客。
兜帽下白皙的脸上,因为被打扰而愤怒的红瞳,天蓝色的头发在太阳的光照下好似发光一般。没错,是他。emiya的内心这么想着,一开始并不是十分确定他是那位蓝色紧身衣,但还是尝试着打了招呼。
“是你啊,archer……”库丘林抬头望向emiya,“啊啊~可恶,真是什么地方都能看见你这张脸,真是令人恶心的宿命呢……”看着高处俯视着自己的那个熟悉的红衣男子,库丘林愤怒的脸上增添了几丝厌烦。
“你以为我见到你很开心吗?”emiya从楼顶上跳下,同时双手复制出双刃向库丘林做出进攻的趋势。
“Lancer,不,caster。”emiya察觉到库丘林那与平时完全不同的穿衣风格,而他手中和他身高相同的法杖代替了他平时爱不释手的红枪,emiya大概了解了库丘林的现状。
“以caster现世的你实力如何呢?”刀刃指向了蓝发的caster,他知道这个行为无疑会挑起对方战斗的兴致。
“我拒绝战斗。”
“唉?”蓝发的caster的回答完全出乎emiya的意料,对方则环抱着双臂,依靠法杖支撑着地一脸不在乎地斜视着别处,一副反正不愿意战斗的样子。
“怎么了,caster,不敢和我对招吗?”emiya仍用激将法想让对方出招,他知道以库丘林这个性格,用激将法屡试不爽。
“你我要打,我就打吗?老子今天没兴致。”库丘林扭过身子,背对着对方没有一点要战斗的意思。
听到挑衅的话,库丘林内心自然按捺不住想战斗的欲望,但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完成刚刚没完成的强力法阵。在此之前,库丘林为了增强这个法阵的威力,用大量卢恩符文加强了完成这个法阵的效率,卢恩符文是不能重叠使用的,如果是以现在这个状态战斗,根本不能发挥自己的真正实力。“想打的话改天吧。”他敷衍着archer,想让他赶紧离开好让自己把法阵画完。
“真的不打吗?我很想看看你cater的实力的……”
“你真他妈烦啊,老子今天就是不想打!”库丘林愤怒地用法杖敲击地面一阵阵飓风从他身边生起,环绕着他,掀起他那湛蓝色的斗篷,斗篷下天蓝色的发丝随风而飘起,库丘林依旧背对着emiya表示了他的不耐烦。给老子快滚啊,混蛋!他内心呐喊着。
……
不知沉默了多久,库丘林也有些疑惑身后人的反应,顿时一阵爽朗的笑声穿入他的耳中,“哈哈哈哈……!”笑声中又夹杂着讥讽。
库丘林脑中顿时出现了自己身为Lancer时的他成天缠着archer嚷嚷要决斗的样子,那时的自己无论用什么方法,弓兵都不予理睬“你怎么这么缠人!”弓兵曾不耐烦地对他说过。啊啊~那时的自己就是这么纠缠对方的,所以现在尴尬的情景是多么讽刺啊!
“哈哈哈……不打就算了,当了caster的你性格是有些变化呢。”emiya看着对方的背影,站稳了笑弯了的腰,一跃登上了来时的楼顶,“那么再见了,胆小狗……”
“轰!”emiya连忙闪过身,但白色的发梢还是被飞来的火球灼烧到,炽热的火球夹杂着施法者的愤怒与对对方深深的敌意,emiya回头看向对自己发射火球的caster,caster的脸被兜帽遮住但可以想像到对方的脸上是多么愤怒的神情,他的身体因为愤怒而微微颤抖着,持着法杖对向自己的手臂上爬满了一条条暴起的青筋,全身散发着强力的魔力气场。
嗯,果然生气了,emiya看见对方愤怒的样子内心竟有一些满足。
emiya躲避着向自己飞来的一团团魔力越来越强烈的火球,这些火球并没有击中emiya但强烈的高温还是给予了他一定的伤害,真不知道被击中的话是有多严重,身上的红衣也因为高温的灼烧变得有些破碎。
“哈哈,去死吧!”库丘林快速地绘画着卢恩符文,蓝光从法师纤细的指尖放出,形成一圈卢恩符文阵环绕在法师的四周,符文阵中形成一团团火焰向不断躲避的弓兵发射,库丘林不得不说这个行为太没有理智了,强行用剩余的魔力强化火焰术,这无疑是在烧魔力,但愤怒掩盖了他所有的理智,此时看见弓兵躲避火球狼狈的样子,他觉得解气多了。
但长时间的对峙,魔力缺失让库丘林有些力不从心,火球术的威力渐渐微弱,emiya自然察觉到了,火球术威力渐渐减少,而自身对火焰灼烧的耐力却因为刚刚的战斗增强,两者之间的距离也慢慢拉进,库丘林发觉这不是长久之计,想着是否要转变加强攻击的符文来加强防御时,emiya抓住他迟疑的机会将双刃扔向库丘林脚下的地面,地面的开裂与震动使库丘林重心不稳,动作停滞下来。
emiya便乘机迅速地冲向库丘林,冲刺的同时复制出龟纹双刀,借助惯性向他砍去。
有些反应不及的库丘林连忙举起法杖做出防御阵势,但双刃与防御阵的相冲产生的强大冲击还是将caster重重地撞击到对面的墙壁上。
“唔~”一丝鲜红从库丘林的嘴角流出,腥味顿时蔓延了整个口腔,冲击使内脏被震伤,加上魔力的缺失,让库丘林产生了眩晕感。
斗篷被扯坏,法师的样子被完全暴露在了阳光下,不同于Lancer时的的他,caster库丘林的皮肤要更加苍白,发色也不是Lancer时的靛蓝色,而是更加耀眼的天蓝色,少量的发丝散乱在法师胸前因为汗水而粘附在胸前的肌肉上。上身破碎的说不上是斗篷的碎布完全遮不住法师上身的肌肤,因为疼痛而轻微的颤抖。
“身为caster的你还真是不行呢……”emiya虽然也被库丘林的火炎术所伤但作为这场战斗胜利者的他讥讽着库丘林,他用刀面抵起库丘林的下颚,看着对方因为虚弱和晕眩而眯成缝的眼睛,“如果是Lancer的话,你才不会这么弱……”
哼,要不是魔力大量花费在法阵,谁赢还不一定呢,但库丘林又不得不承认,如果自己是Lancer的话也不用这么麻烦地依赖魔术去战斗了。
“要杀的话就快动手吧,不要再说废话了。”库丘林用虚弱的声音说道,他对emiya的讽刺很不耐烦,要杀的话就干脆利落一点,这样反而不会令人讨厌。反正自己已经没有魔力反抗了,自己也不想继续当caster,不如自己早些结束这一次圣杯战争。
库丘林闭上了眼睛,等待emiya的最后一击。
下颚的刀被放下,面对死亡库丘林却感到十分坦然,虽然还是有些对不起这次战争的master,爱尔兰的光之子并没有给他带来他想要的胜利,如果自己是Lancer的话还是有些胜率的。
“唔唔!”库丘林感觉到温湿异物侵入口腔,猛地睁开眼,emiya亲吻住库丘林,舌头不断舔舐着他口中的鲜血,搅动着库丘林已麻痹了的舌头,略显粗暴的使库丘林有些喘不过气,他想推开emiya可用尽全力也没有用,反抗的双手却被emiya拘束住按在墙上。库丘林的脸因为无法呼吸而涨的通红,emiya的动作却愈来愈剧烈。
“呼~呼~……”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的吻,分开的瞬间库丘林才得以急促的呼吸,原本就苍白的皮肤因为缺氧而产生的红润十分明显。胸前因为急促的呼吸而上下起伏着。
“你干什么啊!黑皮混蛋!”库丘林情绪激动地向emiya吼道,刚刚的行为无疑震惊到了他。
“补魔啊,你的魔力严重不足,这个办法能帮你补充一点……”emiya却一脸平静的望着库丘林,“没感到恢复一点了吗?”他用手指擦了擦库丘林唇边的银丝。
确实,库丘林感觉到体内的魔力有些恢复,汲取的魔力虽然微弱但也达到了caster能自行恢复的程度。
可……这个办法也……对比库丘林激烈的反应,emiya却十分的平静,看来反而是自己想多了,毕竟这的确是一种快捷获取魔力的办法。
“那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库丘林的红瞳望着emiya,眼中充满了疑惑,他很不解,这明明是消灭他再好不过的机会了。
“怎么,是嫌接吻恢复地太慢了?要用另一种方法吗?”emiya似笑非笑的眯起眼望着库丘林。
“不是说这个意思啊!你个混蛋!”弓兵果然还是十分令人讨厌的,库丘林一拳砸向emiya的脸,却不料被对方的手轻易接住。
“呵,魔力果然还没有恢复,力气这么小。”emiya松开对方挥来的拳,看着库丘林气急败坏的样子,不禁笑道。
看着emiya一脸坏笑的样子,库丘林很想一枪戳穿了他,但这根本不可能。
“我是说你为什么不杀我,还帮我补充魔力……”在库丘林印象里,他并不知道archer还有这一面,虽然两人因为种种原因经常碰面,自己又经常纠缠对方要与对方决斗,但在库丘林印象里,对方不是一直厌烦着自己的吗。
emiya看着库丘林疑惑的脸,蓝色发丝间因为不解而瞪得大大的红瞳,他不禁感到十分好笑。
“哈哈哈……!”
“你有病啊!笑什么?”库丘林被emiya突如其来的笑声吓到有些生气。自己的问题很好笑吗?
“为什么啊……”emiya慢慢站起身,背过库丘林,走向远处取出插在地面上的龟纹双刀,动作有些迟疑,好像在思考着什么,微风吹动他的白发,在烈阳的照射下竟有些刺眼“你自己想吧,哈哈哈……”随后便从一座座房屋的楼顶上跳跃着离开了留下一抹红色的残影和原处一脸茫然的caster。
“什么嘛!”望着对方离去的背影,库丘林爬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将自己破碎不堪的斗篷恢复,因为内脏受了伤身体十分虚弱而用法杖支撑着行走,他走到没画完的法阵前,俯下身继续用纤细的手指将蓝色的卢恩符文刻画着。
“还不是要我欠他个人情!”库丘林最讨厌欠别人人情了,而且还是那个讨厌的弓兵!
“法阵画好了,待会就让你这家伙好看!”库丘林将最后的一个符文画完,整个法阵发出了强烈的蓝光。这是结界最后一个法阵,在此之前库丘林分别在周围画完了五个分阵,而最后一个法阵正好在五个分阵的中心,法阵中蓝色的屏光慢慢扩大,蔓延至四周,形成一个范围极广的结界,散发的蓝光如同施法者的发丝一般,库丘林站在楼台上满意地看着自己的作品。
“有了这个,打败berserker都不在话下!”话虽有些夸大的意思,但这的确是库丘林的王牌之一,库丘林兴奋地挥了挥法杖依在自己的肩膀上,“但它已经有人选了……”好像感受到内脏的伤,库丘林吃痛地缩了缩身子。
“现在就慢慢恢复魔力好了。”他靠近一旁的墙壁,运用治疗符文恢复身体,回想到前不久与emiya的那个吻,微甜的唾液流入口腔的滋味,好像蜂蜜红茶一般,竟有一丝怀念……
“什么啊!我为什么要想这个!”库丘林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禁止自己再胡思乱想,平静下来继续恢复自己被某个混蛋造成的伤。
离开的archer执行着他原本的侦查任务,他的衣服被风吹起,那一抹红与被夕阳染红的天空相融合,archer回望了一眼caster所在的方向叹了口气:“真是个迟钝的蠢狗……”

评论(11)

热度(125)